• 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行业新闻  >> 文章中心  >> 查看详情

    从“新人新作展”所联想到的

       宜兴紫砂正处于商品经济、市场经济的热潮中,在国内收藏市场的带动下也确实在一个高峰上。在特定的环境下,经过顾景舟、朱可心、王寅春、任淦庭等大师的努力与传承,不计个人名与利的得失,培养了一大批具有扎实紫砂工艺基本功的学生,为当今的繁荣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       然而一个高潮之后必然走向低潮。前不久,一名留美的,曾在紫砂界镀过金的陶艺工作者发表了一篇文章,为紫砂高潮走向低潮之势发出了担忧之声。拜读之后,我个人认为其出发点是好的,但在根本认识上有偏差,有值得商榷之处。紫砂走向低潮其实其核心是:传统文化、传统技艺走向没落衰败,而不是他认为的紫砂生意。在这个浮燥世界中,紫砂业界中浮燥之作说不定更适合中国,中国市场之庞大,世界为之瞩目,更谈不上为做美国人的茶壶生意而先去培养他们喝中国功夫茶,更说不上因为美国人不买茶壶,紫砂生意就一落千丈。我们所担忧的是中国紫砂文化中所沉积下来的文化精华的消沉,到有一天我们为工业文明所折磨时,发现自己文明中所有的、独特的,足以安慰自己的心创伤的文化精华,消逝匿迹时,为时已晚。
        联想到此次“新人新作展”,业界已一定有了新的认识,从工艺上讲已追求“全手工”的概念,而所有的初学者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,就如张大千先生所提倡的,只有打下扎实的基本功,如书圣王羲之致力于池水尽墨的书法基本功练习,技才能进乎道。现在,时人都喜欢在嘴上挂着、吹着“壶外功夫”,而所谓“壶外功夫”,也就是业者的主要精力应该用在虚的,即制壶以外的修养方面,如书法、绘画、陶刻等等。遗憾的是有人把它领悟为“经营、吹捧”之道,但他们恰恰忘了自己的身份——陶工,而不是书法家、画家。当今浮躁的社会中当用虚过了头,用虚而避实,实在并无太大的价值。
        当然,学习紫砂传统全手工成型技法不是最终目的,不是一切,但没有基本功,一切都无从谈起,创意当然也无从谈起,尤其紫砂传统全手工成型技法经过历代先辈归纳总结,成为一套符合人文、自然规律的,适合宜兴紫砂陶土的,全世界陶瓷行业中独具一格的成型工艺,这是一致公认的。我们不排斥现代潮流,需要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,更需要“创新”,但是在这个瞬息万变,日新月异,全球一体化的时代,怎样保持我们宜兴的特色,保留我们宜兴的风格,是我们年轻一代刻不容缓去深思的。现在,紫砂业界也需要真正的创新,尤其是在纯熟掌握紫砂工艺、技艺基础上的创新及艺术上、形式上的突破,不是简单地把其它艺术门类的形式或国外陶艺的“新奇”照搬套用到紫砂艺术上。
        我们的师古,是为了创新,如果不能把经过几百年淘沙而承传下来的紫砂技艺全部掌握得住,遵循其规矩,加以改造创新,就不能做到古为今用。正如徐建融先生在《书法论》导读中所说“经典的束缚当然不好,但人心的浮躁流弊更甚,特别当人心的浮躁失去了冲击经典束缚的积极意义,使文化的建设陷入无序,其危害性就更大了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重新倡导经典就显得十分必要而且重要。”
        这次展览恰恰为我们开启了这扇大门,同时也给我们年轻陶工明确了方向,正所谓高楼大厦始于基。在这个时代的门槛上,让我们以池水尽黑的努力去继承先辈的宝贵才智。